金拉霸

律師文選您現在的位置是:主頁 > 律師文選 >

入世后中國金融的風險與對策

發布時間:2015-05-05 作者:admin
到今年十二月十一日,中國已經入世整整一周年。入世前人們對入世所帶來的對中國經濟的強大沖擊的種種預測和擔心都沒有能夠出現,倒是中國經濟出人意料的好,特別是進出口貿易和民間投資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貢獻較大。但在這一年經濟的光榮發展中,金融業特別是銀行業對經濟的增長的拉動表現卻欲語還休。整個經濟領域活力四射,并不說明入世的挑戰和沖擊已經不復存在,隨著中國承諾開放進程的加快,各行業面臨的挑戰和沖擊將逐漸明朗化。挑戰和沖擊既帶來壓力又帶來動力。對于先天就具備市場能力的一些行業而言,比如家電行業,意味著更多的松懈和機遇,對于像銀行這尚在襁褓中的國資獨股的的行業而言卻將面臨更大的風險。但這種風險問題主要不是因為入世本身所帶來,更主要的是由于金融業本身的弊端積重難返,所以單靠金融業本身尚不具備足夠能力擺脫目前的困境。據《中國經濟時報》報告,央行行長戴相龍日前表示,中國金融業多年積累的風險已經得到控制,但是金融業還是存在著一些迫切需要解決的重大問題:一是金融企業改革滯后,特別國有金融企業的經營管理水平較低;二是金融企業特別國有獨資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比較高;三是金融結構不合理,間接融資比例過高,企業高度依賴銀行貸款的狀況沒有根本改變,新的金融風險還會產生。
我們認為,要解決這些重大問題,已經不是改革金融企業本身的問題,而是整個金融業的法律制度需要修正的問題。
戴相龍行長所提及的三大問題,實際上從根本上觸及金融體制深層次的問題。

金融企業改革滯后,經營管理水平的低劣,主要是因為金融立法的滯后。我國商業銀行法主要是規范國有獨資商業銀行的法。國有獨資商業銀行的唯一股東是國家,這個唯一的股東實際是虛擬的股東,無法充分行使股東決策權和監督權,造成國有獨資商業銀行的股東實際上的缺位。沒有股東,就沒有人關心銀行的收益;沒有股東,公司就缺乏為獲利而競爭的動力;沒有股東,銀行的實際經理者就沒有了約束和監督。象這樣的金融企業在入世后的條件下,是無法與發達國家的“金融百貨公司”—銀行相競爭的。所以要提高國有商業銀行的競爭力,必須加快國有商業銀行的商業化改革,中國銀行業必須全方位的進入到以投資收益為最終目的,以產品創新制度創新為依托的競爭中來,這樣就需要切實按《公司法》建立有效的銀行法人治理結構。要真正建立起這種治理結構,就必須使股權多元化,徹底改變目前國資一股獨大的局面。要達到這個目的,就涉及法律制度的設計和創新,最終體現于立法的完善。修訂商業銀行法,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通過法律的不斷修正完善,積極進行股份制改革,完善商業銀行對國有產權的代理制度。讓缺位的國有股東到位,與其他股東共同關心公司的治理,關心公司的投資收益,恢復銀行業競爭力的原動力。
與此同時還要加強銀行的內部控制制度建設,促進其自律機制的完善和金融監管微觀基礎的健全。金融管理控制制度是防范金融風險與危機的基礎性、根本性制度。好的控制制度可以改善經營、消化不良資產,使銀行減輕包袱,輕裝上陣,參與競爭;金融業的自律機制,主要是銀行業的自律,自律機制的完善,可以有效的避免各行業主體之間的不正當競爭,惡性競爭。據悉,有許多發達國家銀行業都有一個由銀行法規定的同業公會(協會),每個銀行機構都必須加入———可見,這些自律組織的建立、健全同樣需要法律對它進行規制。
當然,在金融業的改革中,我們不但要注意提高現有國有商業銀行競爭內力,同樣要在現有條件下適當降低市場準入標準,大力發展非國有的銀行體系,即加速發展民營商業銀行,這有利于:一、很快打破四大國有銀行的壟斷格局,形成良性競爭的市場環境;二、可以分散國有獨資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的比例;三、讓國有銀行與民資銀行在相互競爭中“熱身”,將來共同參與同外資銀行的競爭。為維護民資銀行的合法權益,明確它的法律地位,同樣需要修正目前的商業銀行法。

金融業特別是國有獨資銀行的不良貸款比例較高,并且存在著一面清理不良資產,一面又不斷有新增量的不良資產產生。除上述改革滯后,經營不善等原因外。其中國有獨資銀行沒有破產的壓力,也是原因之一。國有銀行不能破產,一方面是國家不能讓他破產,因為有資料表明我國的國有獨資銀行控制著我國70%以上的銀行資產,有150多萬員工,數以幾萬計的營業網點,它的破產所引發的震蕩對社會的影響,遠遠高于金融風險本身。另一方面我國目前還沒有完整的銀行市場退出的機制,《商業銀行法》雖有如此規定(第69條到72條),但了了數條,比較粗糙,很多地方彈性都比較大(這是我國立法的通病),而且這些法條中也沒有接管和終止的具體定義,缺乏接管和終止的程序和操作性的內容,對接管后的業務界定等等都沒有明確規定,這表明金融業特別是銀行的市場退出法律制度嚴重不健全,這就使得銀行不知如何破產。第三方面,如果銀行破產國家的花費的代價太大。雖然說目前國有獨資銀行是公司性質的企業法人,照理應當是股東承擔有限責任。但是國家為了維護存款人(我國銀行業的主要業務還是存貸款)利益保持社會的安定,往往還會掏腰包拿出大量資金為破產的銀行清償存款債務,使得有限責任,變成了無限責任。
企業只生不死,顯然不符合市場經濟規律。企業經過競爭,結果只能二者必居其一,在競爭中勝出,在競爭中淘汰。所以建立完善金融企業的市場退出機制,不是為適應入世后的需要,而是適應經濟規律的要求。研究制定金融企業市場退出的法制框架,應當是制訂完善金融法規體系的工作重點。市場退出,破產不是唯一選擇,合并,關門(撤銷),也是市場退出的結局。仔細研究金融機構的合并、撤銷問題與研究金融機構破產同樣重要。
當然,破產是一個企業最壞的結局,企業破產了必然是資不抵債。如果國家不是出于政治方面的考慮,是完全沒有必要再掏錢為銀行償還存款人的存款債務。況且,國有銀行破產了,國家可以掏錢,還情有可原,如果民資銀行破產了,再由國家掏錢,明顯沒有道理。
怎樣解決既要保護存款人利益,國家又不需承擔事實上的無限責任這樣一個兩難的問題?國外發達國家的存款保險制度,就非常值得我們借鑒。這種制度,要求銀行為其存款向存款保險公司投保,銀行倒閉,由存款保險公司賠償存款客戶。
我們認為如果確定上述法律制度,銀行能否破產、如何破產就不需要再討論研究了。

目前,社會融資結構不合理,企業高度依賴銀行貸款的狀況沒有根本改變,這其中原因很多。但是金融業的分業經營、分業管理也應當是原因之一。現在金融一體化是國際大趨勢,發達國家的銀行業多是全能銀行業,除了經營傳統的銀行業務外,還兼營保險、證券、投資等其他各種非銀行業務。如果允許中國銀行業能夠經營證券,參與投資,企業對銀行貸款的依賴程度必然大幅度降低。如此戴相龍行長擔憂的第三個重大問題將迎刃而解。
入世條件下,我們應當認真研究中國銀行業混業經營的問題。外國全能銀行進入中國,只是個時間問題,這些外資金融機構涌入中國后將會要求在我國國內從事混業經營,即使我國利用限制性保護條款,這些機構也會繞過管制,采取混業經營措施。如果中國的金融機構仍然像現在一樣被限制在一個狹窄的一業范圍內,與外資全能的金融結構相比,它的生命力競爭力就可想而知了。
事實上,我國目前金融機構混業經營的趨勢在加強。自從允許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進入銀行間同業拆借市場、允許保險基金以購買基金形式進入股市,允許證券商以股票質押貸款等法規的頒布和實行以來,我國金融業中銀行、證券、保險等行業的混業經營的趨勢呈現出來。但是不在《商業銀行法》、《證券法》、《保險法》等法律中,給混業經營一個明確的說法。我國目前的混業經營將不可避免地陷入“混亂”經營。
同樣如果我國被迫允許外資銀行混業經營,不給我國自己的銀行以同樣的待遇也不符合WTO的精神。
綜上,戴相龍所擔憂的問題,實際上是法律制度缺失、滯后的表現。要解決這些問題,按照WTO的規則和要求、修訂、完善金融法律法規,是良方之一。
 

【返回】

江蘇擎天柱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地址:江蘇省揚州市潤揚中路星耀天地商務中心E棟17樓 郵編:225002

金拉霸